老夫聊发少年狂

十里春风,不如撩你。
有人爱上小溪,
是因为没有见过大海。
而我已见过银河,
但我仍只爱你这颗星!

未曾骑马客京华,年味仍旧薄似纱。
素衣莫起风尘叹,庐中把酒话桑麻。 

医鬼

     今天晚上,被老妈从楼上叫下来吃饭。看到大门口的门楼下坐着几个人,过去扫了一眼,并不认识。不过也很正常,爸的朋友徒弟太多了。中年妇女,跟我说了一声:“木事儿啦!”  语气略带生硬,看来不是爸的朋友或者徒弟了,应该是附近村镇的人。中年妇女身旁还站着一个小孩,不及细看就被一旁坐着的老太太吸引了目光。不知怎的就是想看清楚老太太的脸,老太太坐在灯光下,光线照在她脸上时,仿佛大部分都被吸收了。不论怎么努力,也不能看清楚老太太的脸!
    算了,吃饭去吧!就在我转身的那一刻,有许多念头涌进了我的脑海里。最荒诞的一个是,这个老太太我见过!紧接着就是一个片段在脑海里开始播放了!
    有一年春节,早上吃完饭,拿了一把大扫帚在大门口扫烧鞭炮沫。一辆电动车停在我面前,骑车的中年妇女问我,这是不是尚某某家。我点点头,说是。
    我爸去镇里了,你们进屋等会儿吧。
    中年妇女把小孩从车上抱下来,然后搀扶着车后座的老太太下车。老太太腿脚有些不方便,走路一瘸一拐的。招呼她们坐到一楼大厅之后,我就上楼去了。等我再次下楼时,老爸他们已经坐在一起聊天了。
    那段时间老爸有意给我创造练手的机会,每次见了病人总是让我先去把一下脉。也号到过几个比较怪异的脉相。一女的,一只手可以号到脉相另一只手却怎么也号不到,她总是一半身体很冷。老爸说那是鬼脉。一老先生,脉象非常宏大。我号完之后说,没事啊,挺正常的,脉搏非常强劲有力。老爸说,他年龄都那么大了脉象还那么强,这就是不正常了,过盛了!
     当时对看病这回事还是比较感兴趣的,于是便拉了凳子过去凑热闹,刚好就坐在老太太旁边。听着他们的对话,慢慢理出了头绪。中年妇女的丈夫就是我们临庄贾湖的,前段时间出车祸死了,家里有三个小孩。中年妇女跟公婆关系不好,带着孩子回娘家过活,生活甚是艰难。不曾想中年妇女的老妈就是眼前这位老太太却病了。腿疼的不得了,怎么也治不好,拍片子也查不出原因,听说老爸能看这些怪病就找来了。病因有点超自然超科学了,中年妇女老公的鬼魂附在了老太太身上。老太太当时的说话状态确实有些不正常,一会说自己死得冤,一会说孩子们太可怜,一会说他丈母娘对他最好。稍微诧异了一下,不过对于这些我也是见怪不怪了。
       “谁要是再欺负俺妈,我就把他推到车轱辘下面压死他!”这话说的相当狰狞,完全不像是从老太太嘴里说出来的。可我就坐在旁边,真的是一激灵,感觉坐在这里有些过于阴冷,赶紧拉着凳子坐到一边晒太阳去了。后边就没在继续听了。 就记得最后老爸不知捏着老太太哪根手指,
“赶快从恁妈身上走吧!”
     老太太叫到,“我不走!”
     老爸很威严地说,要不是看在咱们是临庄的份上我早就把你给灭了,赶快走吧。同时手上也加了把劲,把老太太疼的呲牙咧嘴。“你放过我吧,我走,我走,我不回来了!”
     后面好像真的就没事了,无非是嘱咐她们如何祭奠死者之类的事情,我就不爱听了,起身上楼去了。
     此刻自己心里莫名其妙的就认定这位老太太正是三年前的那位。我压根就只能看见她的轮廓,或许是某种特殊的感应吧。
    坐在饭桌上,我向爷爷寻求答案。得到肯定答复后心里竟有些小期待接下来发生的事。可刚吃完饭就被珍哥叫到大棚里干活去了,不能亲眼再看一次了。
     等老爸一到大棚里我就耐不住好奇,立马追问。老爸说,原来他是被压死的,压着腿了,大腿上露着骨头。
      我说,老太太又说话了?
      老爸:她没说话,我看见了。
      小刺激了我一下。我接着说,她们三年前来过,怎么又上身了?
      老爸,你还记得呀,我都忘了!都镇他三年了还少啊!
      老爸是处理过多少类似的事情啊,压根就不记得。不过也够牛的,说话跟开玩笑似的,轻描淡写。
      还有好多问题想问,不过活还没干完呢,问多了不显得咱肤浅嘛!
      大半夜的编了段鬼话,不要开始怀疑人生了!

说好建国之后不让成精的,这红薯又逆天了!谁说一个红薯吃不饱啊!

天宫山

此狗欲证菩提之道!

十月桂花飘香!

外面天空飘着雨,我在家里啃着鸡!

不让自己在最好的年华里成为一个死胖子!

十七的月亮!